學創教育歡迎您
0755 33160828
張新安:戰疫30天,我重溫了一遍泰坦尼克號
“有一艘船,用它的沉沒,彰顯出在災難到來時,人類社會和叢林的不同?!?/div>


作者:張新安,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博導

“有一艘船,用它的沉沒,彰顯出在災難到來時,人類社會和叢林的不同?!?/strong>

好文4334字 | 7分鐘閱讀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對很多企業來說不啻于一場災難。尤其是在餐飲、零售、旅游、娛樂等行業,本來還指望春節期間大賺一把,現在顧客都居家隔離,不但賺不到錢,事先準備的原材料等還要虧上一筆。


眼看就要到元宵節了,確診感染的病人還在攀升,開業遙遙無期,房屋租金和人力成本卻還要持續支出。整天想著還能撐多久,不少企業家已經進入夜不能寐的狀態。


更大的挑戰是,員工的行為可能會失控。


如果疫情不解除,很多員工可能無法到辦公室正常上班或者拜訪客戶,傳統管理體系的很多方面會無從發揮作用。即便不少企業開始采用遠程辦公工具,試圖對員工行為進行約束、引導和反饋,但效率也大打折扣。


設想你是一家制造企業的老板,規模也不大,兩百多個工人,二十幾個銷售,十幾個研發,七八個核心經理。


在連個會都開不起來的情況下,你能確保到廠隔離的工人窩在宿舍里不出亂子?銷售人員在盡心盡力維持客戶?研發人員待在家里工作而不是追???就算是核心經理們,難道沒有人在盤算,當你破產后下一份工作選哪個公司?


疫情給企業帶來的風險,不止是企業創始人感受到了,在自媒體時代,企業的員工、經理們也都看到了。


對未來的擔心,導致人心不穩,恐慌在企業中蔓延,員工的行為很容易失去控制。





要想了解人類在恐慌下的行為,海難沉船可能是最合適的場景。


雖說“百年修得同船渡”,但當船真要沉沒時,在有限時間內逃到座位有限的救生艇上,是幸存的唯一方式。如果沒能登上救生艇,就算會游泳,在一望無邊的茫茫大海上,也注定是死路一條。


生死關頭,求生欲很容易接管個體的行為,人們變得自私自利,不再關心他人,為了有限的生存機會而不遺余力,擁擠、推搡、踩踏甚至武力,成為恐慌中的常見現象。


在“人人為自己”的叢林法則下,掌權者和強壯者更可能勝出。



在船上,相對于乘客,船員是掌握資源和權力的群體。由于工作上的便利,船員更早知曉事故的發生,更熟悉救生艇的位置和最佳到達路線。此外,工作還賦予他們引導乘客的權力,讓他們有機會影響事態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


而在乘客中,男性乘客則代表強壯者群體,他們比女性乘客力氣更大,動作更迅速,更容易率先搶到救生艇上的座位。


不難預期,在本性的指引下,船員相對乘客會有幸存優勢,男性相對女性會有幸存優勢。


事實也正是如此。


烏普薩拉大學的經濟學教授麥克·伊蘭德(Mikael Elinder)和奧斯卡·埃里克森(Oscar Erixson)分析了1852~2011年間全世界發生的18起海難事故,涉及超過12000名乘客和船員的生死。他們發現在海難中,乘客的幸存率顯著低于船員,而在乘客中,女性幸存率又顯著低于男性。


在所有3250名船員中,1653名幸存,幸存率為51%。作為對照,在9180名成年乘客中,3083名幸存,幸存率僅為34%,權力造成了17%的幸存差異。


在成年乘客中有5594名男性,幸存者為1934位,幸存率為35%;而在3586名成年女性乘客中,幸存者為1149位,幸存率為32%。女性的力量速度劣勢,使她們相對男性損失了三個百分點的幸存率。


在船上還有相當數量的兒童乘客,他們的力量和速度更弱,這對幸存率的影響會更加明顯,在所有754名兒童乘客中,僅有95名幸存者,幸存率為15%,比成年男性乘客低20%,比成年女性乘客也足足低了17%。


扎心。


在郵輪上,不是說好“船員的責任就是保護乘客的安全”嗎?全世界不都在倡導“婦女兒童優先”嗎?這些責任和規范都到哪兒去了?






讓人寬慰的是,不是18起海難都是這種叢林模式。有一艘船,用它的沉沒,彰顯出在災難到來時,人類社會和叢林的不同。


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泰坦尼克號”。


這艘隸屬于英國白星航運公司的巨輪,排水量四萬六千噸,號稱“永不沉沒”,代表了當時最先進的工業科技水平。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號滿載2207名乘客和船員,從英國南安普頓港出發駛向美國紐約,開始首航。


4天之后的凌晨,它不幸撞上一座冰山,2小時40分后船體沉沒,造成迄今為止在和平時期規模最大的海難事件,1517人喪生。


1985年,一支由美國和法國聯合組成的探險隊定位了沉船的精確地址,發掘了超過6000件遺物,并舉辦了環球巡展,轟動一時。


這起事件也被改編成多部電影,包括1997年由詹姆斯·卡梅隆執導,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凱特·溫斯萊特領銜主演的好萊塢大片《泰坦尼克號》,劇中窮小子杰克和富家女露絲的凄美愛情更是讓全世界影迷潸然淚下。


從撞上冰山到沉沒的將近3個小時內,泰坦尼克上所發生的事情,是很多社會科學家感興趣的研究對象:叢林法則在這兒失效了,取而代之是文明社會的秩序。


在危急關頭,船員恪守職責,將乘客的安危放到自身安危之前;成年男性遵循社會規范,把生存的機會優先讓給處于弱勢的婦女兒童。


泰坦尼克號891位船員中,最終僅有212名幸存,幸存率為24%;作為對照,1184名成年乘客中,432位幸存,幸存率為37%,足足高出13個百分點。


而在782名男性成年乘客中,132位幸存,幸存率僅為17%;在402位成年女性乘客中,300位幸存下來,幸存率高達75%。


因為愛情,杰克把生存機會讓給露絲。而泰坦尼克號上發生的事情,可能比這個虛構的故事更感人:女性乘客被優先送上了救生艇,而且沒有愛情。


同樣,在133名兒童乘客中,68位獲救,幸存率51%,也超出船員幸存率27個百分點,超出成年男性幸存率34個百分點。


在泰坦尼克號上,兒童和婦女無疑是幸運的,不過最幸運的是帶兒童的婦女。在38位帶兒童的婦女中,36位獲救,幸存率達到令人震驚的95%,而她們,本應該是在叢林法則下幸存率最低的群體。


如果將泰坦尼克號的幸存者數據與其余17起海難數據進行對照,差別更是一目了然。



到底發生了什么,讓這艘巨輪上的人們,在生死關頭的表現如此不同,保持了人類社會的尊嚴?






蘇黎世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布魯諾·富瑞(Bruno Frey)、昆士蘭大學的經濟系研究生大衛·薩維吉(David Savage)、經濟學教授貝諾·陶格樂(Benno Torgler)對此進行了考察,他們對比分析了泰坦尼克號與另一艘規模接近的海難,即1915年5月7日沉沒的“路西塔尼亞號(Lusitania)”。


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路西塔尼亞號作為一艘滿載1959名乘客和船員的郵輪,從紐約駛向英國利物浦,在愛爾蘭附近遭到德國潛艇的魚雷攻擊,造成1313人遇難。


盡管這兩起事故的整體幸存率都在32%左右,但路西塔尼亞號的幸存者比例非常符合叢林法則的預測:乘客的生存率顯著低于船員,婦女兒童的幸存率顯著低于成年男性。


富瑞他們發現這兩起海難的一個顯著區別是,路西塔尼亞號被魚雷擊中之后,18分鐘就沉入了海底;而泰坦尼克號在撞上冰山之后,用了2小時40分才完全沉沒。


據此,富瑞他們認為是逃生時間導致了這個區別,這在某種程度上是有道理的:


在突然到來的災難面前,恐懼讓人們更容易暴露自私自利的本性。當災難持續時間比較久時,人們從驚慌失措中緩過神來,責任和規范會有更多機會發揮對行為的調節作用。


然而,伊蘭德和埃里克森的研究推翻了這個結論。他們把18起海難事故的數據整理在一起,進行更為嚴謹的回歸分析,發現逃生時間對于幸存者比例沒有產生影響。


在好幾起事故中,人們擁有的逃生時間比泰坦尼克號要久,而且逃生人數也要少,但逃生模式仍然符合叢林法則的預測,船員責任和社會規范在這些事故中沒能發揮作用。


伊蘭德和埃里克森認為關鍵因素是船長的行為。


他們考察了18起海難事故中船長行為與幸存者比例之間的關系,發現船長有沒有明確指示“讓婦女兒童先走”,會顯著影響人們是按照叢林法則逃生,還是相反按照文明社會的模式逃生。


如果船長明確下令讓婦女兒童先走,這18起海難中,能夠將婦女幸存率平均提高32%。


郵輪在公海上航行時,船長是維持秩序的最高權威,擁有絕對權力,這種絕對權力在災難場景下會變得更具壓倒性優勢:一片恐慌中,大家更希望船長用強有力的行動帶領大家走出困境。


當船長使用這個權力命令船員履行責任,保護乘客,執行讓婦女兒童先逃生的規則時,就在危急中建立起區別于叢林逃生的秩序,想要獨自先跑的船員就必須權衡這樣做的利弊得失:作為秩序的違反者,他們可能會因此受到秩序的嚴厲懲罰,甚至被處死。


泰坦尼克號的船長愛德華·史密斯(Edward Smith)在決定放下救生艇時,明確指示讓婦女兒童先進入,并下令開槍射擊那些爭搶的男性。


泰坦尼克號船長愛德華·史密斯

幸存下來的五副哈羅德·洛維(Harold Lowe),當時負責指揮人們登上14號救生艇,在接受美國國會質詢時,洛維承認自己按照史密斯船長的指令,接連開了三槍,以嚇退企圖跳上14號救生艇的幾位男子。


為維持這個秩序,船長所付出的個人代價是巨大的,他必須在船上堅持到最后一刻,監督規則的執行。如果船長先登上救生艇離開,很容易讓還留在船上的人重新回到無序的叢林狀態。


史密斯船長堅守到最后一刻,選擇和泰坦尼克號一起沉入冰冷的海底,英雄般地離去,留下了一顆偉大的心,感人的故事和不朽的人生。





沉船畢竟屬于極端的災難。絕大多數情況下,我們都不會遇到要在短時間內做出生死抉擇的危險。然而泰坦尼克號上發生的事情,卻警示我們,在災難中,領導者能否像史密斯船長一樣,挺身而出,發號施令,對于秩序的維持有著重要的作用。


疫情之下,企業家就像是船長,一艘艘大船小船會不會沉沒,跟企業家在此時的行為表現有很大的關系。



前天,我在一個由EMBA同學組成的群里發起了一項簡短的調查,問了4個問題。


第一,疫情給你的企業帶來的影響有多大?體現在什么方面?你最擔心的事情是什么?

第二,你現在每天在做什么?

第三,你的心理感受怎樣?

第四,你有什么計劃?


二十幾位企業家同學用文字或者語音方式給了我回復。整理完這些回復之后,我對這些企業家船長們非常有信心。


有一位做專業和技能培訓業務的同學,企業規模在一千人左右,他是這樣回復我的:


第一,疫情影響很大,我們是培訓行業,現在停止了收入,房租和人工成本的支出卻不變,感到壓力很大。最擔心的事情是,如果疫情持續3個月以上,到時學員要退費,公司可能面臨的就是破產了。


第二,現在每天主要忙三件事情,首先是穩定團隊信念,每天都要求有視頻會議和學習培訓;其次是對所有員工進行問卷調查,要求全宅家里,保障每一位員工的安全;最后是加速將面授課程變成線上課程,穩定面授學員的學習持續性。


第三,心情感受上,堅定相信疫情會很快結束,但有時候也擔心疫情有第二和第三波爆發。


最后,在計劃方面,現在發動各個校區賣線上課程,只要有微薄的營收,那就不會被最后一根稻草壓垮;做成本節約規劃,校區每一毛的支出都必須經過總部審批。


中國有這樣一批掌舵的企業家,是改革開放幾十年的另外一個重要的收獲吧。



資料來源:
Chapman E (2001) Gunshots on the Titanic. Available at http://www.encyclopediatitanica.org/gunshots-on-titanic.html. 
Elinder, M., & Erixson, O. (2012). Gender, social norms, and survival in maritime disaster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9, 13220-13224.

Frey, B. S., Savage, D. A., & Torgler, B. (2011). Behavior under extreme conditions: The Titanic disaster.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5, 209-222.


聯系我們

0755-86315531

info@sjtuee.cn

深圳市南山區粵海街道高新區社區科技南路18號深圳灣科技生態園12棟裙樓411B

  • 官方微信

Copyright ? 2016 深圳學創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粵ICP備18017789號.
亚洲 美腿 欧美 偷拍,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aab,国产三级视频在线观看视,手机看片久久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