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里的生命救助

朋友圈里的生命救助

8月7日,一条产妇发生羊水栓塞急需O型血的求助信息网络上疯转:

8月5日晚10点过,产妇杨静妮出现羊水栓塞,出现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和肾衰竭情况。两天后,杨静妮被转至华西医院抢救。8日晚11点40分,杨静妮不幸离世。目前,孩子已无生命危险。

产妇羊水栓塞,生命垂危,情况紧急!求AB血型的市民紧急献血救助!2015年8月7日下午5点,一条来自济南市血液供保中心的消息,在朋友圈大量转发,引爆了整个泉城的爱心,引爆了整个泉城的爱心。得到消息的爱心人士纷纷前往,伸出手臂,用自己的血液为这名产妇续命。

成都医学院教师杨静妮,8月6日在成都二医院顺产后发生大出血,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和肾衰竭,目前在ICU抢救,到目前已经昏迷数十小时而且出血仍未停止,急需O型血和血小板。由于病人凝血功能障碍,需要的是新鲜血液以帮助病人凝血,人命关天,希望大家尽力伸出援助之手,前往成都血液中心为她定向献血!

医生:遗憾未能抢救过来

这名29岁的孕妇来自吉林,这一胎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因为第一个孩子是剖宫产,她是疤痕子宫。上午,孕妇胎膜早破出现宫缩症状,检测发现胎儿的胎心不大好,医生开始手术。切开子宫后,产妇很快感觉恶心、头晕,接着意识丧失、呼吸也停止了。医生赶紧为她进行气管插管,情况才有所好转。紧接着,产妇突然出现大出血,且出血凶猛;止血根本止不住,整个创面部都在出血,产妇品鼻都开始往外冒血这是典型的羊水栓塞症状,这种症状,死亡率极高!

据悉,截至昨日下午6点,已有近300位热心市民赶往成都血液中心献血,为这位年轻妈妈续命。

川大华西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胡志参与了杨静妮的抢救。他说,杨静妮是7日晚上被送至华西医院的,当时她就处于昏迷状态,“离死亡只差一步”。

赶紧输血!病情严重,医生马上展开抢救,为孕妇输注了约合1万余毫升的血液与血液制品,病情仍未见好转。此时,血液库存紧张,已经无法再供应AB血液了。生命危在旦夕,孕妇的家人快要急疯了。尤其是孕妇的丈夫一下子跪在地上,哭喊着让医生无论如何要救救媳妇和孩子。悲情的一幕让人动容,一边的护士小高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万能的朋友圈。她马上发了一条消息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希望借助本地网友 的力量挽救孕妇的生命。

全身换血8遍仍未脱离危险

为挽救杨静妮的生命,从7日晚上一直到8日晚,华西医院至少有7个医生参与抢救,但不幸的是,最终还是未能将杨静妮抢救过来。医生说,杨静妮死于“呼吸循环衰竭”。

消息在朋友圈快速传播着,看到消息的爱心人士马上行动起来。有的给血液供保中心打电话报名,有的急匆匆赶往血液供保中心。晚饭前后,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车辆不多,却因为大家都来献血而造成交通拥堵。血液供保中心门前的经六路已经走不动了,交警赶到了现场,维持交通秩序。血液供保中心门口的献血屋里人满了,排到了大街上;因为献血人多,血液中心不得不再调3辆采血车来。

据成都二医院的医生介绍,6日晚到7日下午不到一天的时间,杨静妮已经连续输了相当于35000毫升全血的血液制品,等于把全身的血液换了8遍。

在川大华西医院,杨静妮一直没有苏醒过,也未能见到刚出生的儿子一面,刘忠榕见了妻子最后一面,悲伤得说不出话来。

在壮观的场面中,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建筑工人,有遛弯的大爷,有白领女士,甚至还有待产的孕妇。一群穿工装的市民刚献完血从采集车上下来,他们是同一家公司的员工:看到同事在朋友圈里发的消息,公司里几个AB型血的为了,就直接从单位一起过来了,来了四五个人,还有同事的老公是AB型血的,她也一起叫她老公过来献血了。(经典语录大全
)

目前,产妇已转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抢救。据悉,产妇的子宫已经摘除,出血的速度正在缓慢减少,但依然没有止住。知情人透露,产妇每天要打6针凝血因子。

同事:给我们留下了美好回忆

第二辆献血车旁,一位女士正在捂着胳膊喝牛奶:看到电视上的消息,我老公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就赶过来了。过来献了300毫升血,本来要献400毫升的,工作人员说我体质太弱了,不能多献了。这位女士家住在西市场,仅用了20分钟赶到了经六路的献血站。

丈夫战友和热心群众前来献血

在杨静妮产后出现大出血后,夫妻俩的同事在朋友圈、微博等发出大量求助信息,有的一直守候在医院,有的在医院和血站两头奔波。

一听说是一位产妇,就赶紧过来了。一个产妇,我们能帮一把是一把。我陪我老公来献血的,他献了400毫升。抱着孩子的金女士说,我孩子才一岁多,我现在刚怀了二胎,我和我老公之前看到有外地的产妇得了羊水栓塞去世的,而且我也怀着孕,我老公就说过来献点血吧,我们就带着孩子过来了。金女士家住在肿瘤医院附近,单趟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来了之后没处停车,转了一大圈才把车停下。

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管医生虎琼华介绍说,为了抢救产妇,血液中心一直在无条件地支持供血,但也撑不住了,所以才让家属发动亲朋好友献血。虽然产妇的出血量正在缓慢减少,但根据这两天的失血速度,每天至少需要相当于15000毫升鲜血的血制品,按每人献血200毫升计算,至少需要75个志愿者。

当噩耗传来,这些奔波的同事迟迟“不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情”,杨静妮的同事贾旭说,自己一直沉浸在悲痛中,他只是不断地说:“杨老师人挺好,挺好。”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同事告诉记者,“杨老师给我们留下很多美好记忆。”

据统计,短短几个小时,打电话报名的市民有八百多人,来了近160人,其中有87人是AB型血,平均献血每人在300毫升左右。在市民献血的同时,医生也在奋力抢救中。济南最好的妇产科医生来了,她为孕妇实施了子宫全切手术。晚8时许,经过医护人员抢救和众市民的爱心接力,产妇的病情趋于稳定,转移到重症监护室。

杨静妮的丈夫是一名军人,妻子出事后,战友们纷纷来前献血,据知情人透露:昨天的血液基本上都是靠战士们支撑的。

市民:不知噩耗仍来献血

病床前,看着死里逃生的妻子,丈夫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拉着妻子的手,再也不想松开,再看看另一张小床上的宝贝儿子,他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委托护士小高,再发一条感谢的消息,感谢泉城网友们的热心帮助。随后,网友们也在分离这家人的喜悦,知道母子平安,大家心里都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除了军人,成都医学院的学生以及许多热心群众都来献血,希望能够拯救这位年轻妈妈的生命。

成都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7日下午到9日上午,有近400个市民为杨静妮献血。在杨静妮去世后的9日上午,仍有20多个人来为她献血。

为一条朋友圈里的生命求助,几百人都加入了献血的队伍。为了挽救年轻的生命,他们义无反顾。爱,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善,是社会里最朴素的情感。为正能量,加油。

据悉,由于羊水栓塞抢救难度很大,杨静妮的病情何时能好转仍不得而知。而孩子出生时脐带绕颈又呛入羊水,导致窒息和肺部感染,出生后已被立即送往华西第二医院隔离治疗。

血液中心志愿者李璇说,在9日上午11点左右,有一名20多岁的女士,和男朋友一起来献血,这名女士进来时,感觉很着急,她告诉李璇,自己要给杨老师献血,当得知杨老师已经去世的消息,她哭了。最后,她还是献了血,“把血供给其他需要的人”。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网友祈祷年轻妈妈尽快康复

当天上午,还有一个男生前来要给杨老师献血。得知杨老师已经离世,男生决定继续献血,刷身份证信息时才发现他不满18岁,不能献血。

微博编发此消息后,收到很多网友留言,大家共同祈祷这位年轻的妈妈早日康复,其中不少还是杨静妮的学生。

丈夫:妮子走了,我没留住

一定要坚持住,你还没抱过自己的孩子呢,一名网友如是说。

29岁的博士妻子杨静妮是成都医学院的一名教师。@军报记者微博称,丈夫刘忠榕与爱妻经过了三四年的异地苦恋,在2012年才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自从去年媒体报道湖南产妇死亡,羊水栓塞一词进入公共视线。

8月7日下午,记者在成都二医院见到刘忠榕时,他还在焦急地为妻子联系转院。其间,刘忠榕喃喃说,“到了7日晚上10点,她已经昏迷两天两夜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据了解,羊水栓塞是一种产中突发状况,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过敏性休克,弥散性血管内凝血,肾功能衰竭或猝死的严重的分娩期并发症。

当天早上7点53分,他还在朋友圈里写道:世界那么好,我在等你,你听见了吗……9日凌晨1点18分,他写道:妮子走了,我没留住,对不起大家。

经查询,发病率为4/10万~6/10万,术前无法预测,且发病迅猛,因此死亡率很高。但不乏抢救成功的先例:去年8月,上海一位产妇羊水栓塞,经过上海多家医院40多名医护的联合抢救,将产妇从鬼门关拉回。

我们在此祈祷这位年轻的妈妈能尽快脱离危险,早日康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