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鹰dhy2223赵本山、巩汉林、潘长江等数代明星讲述央视春晚小品30年幕后故事

难忘今宵,后会无期。

大红鹰dhy2223 1

大红鹰dhy2223 2

独家专访王景愚、陈佩斯、黄宏、赵本山、蔡明、巩汉林、潘长江等数代明星,及黄一鹤、赵连甲、何庆魁等幕后功臣,讲述央视春晚小品30年幕后故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感觉,就是现在的春晚越来越不耐看了,而这种不耐看的直接表现就是邀请的小鲜肉小花旦越来越多,有趣的语言类节目越来越少,春晚舞台的年味儿越来越淡。小编每年看春晚其实都是奔着语言类节目去看,最喜欢的春晚节目就是小品和相声,但是现在唯一一类期待的节目都越来越不如以前了。想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2008年前后,春晚舞台上的语言类节目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相声小品演员,比如赵丽蓉、陈佩斯、冯巩、马季、牛群、赵本山等,这些相声小品演员们的作品在今天看来仍可以称为经典之作。

1984年1月,香港九龙电子表厂工人张明敏匆忙赴京。

1983年,央视春晚拉开序幕,小品这种为中国特色晚会量身定制的节目形态也赢得一席之地,并逐渐成长为春晚这道大餐的主菜。在这三十年里,小品的内容及风格不断变化,家喻户晓的小品演员也在悄悄更新换代。观众们从这些小品中看到了世事变迁,而台前幕后的创作者对此也有不同的解读。

我们都知道,不管是小品还是相声,都会有固定团队固定搭档,比如赵本山宋丹丹,郭达蔡明,冯巩牛群等。我想不少人都以为赵本山的搭档一直是宋丹丹,其实不是这样的,宋丹丹之前,赵本山的搭档是高秀敏,而那时宋丹丹是黄宏的黄金搭档。不过除了宋丹丹、蔡明之外,郭达、赵本山都曾经和同一个人合作过,她就是杨蕾,当时的名气也不亚于宋丹丹。

接机的人死活找不到他。大陆这边以为他年过四旬,可他那年只有26岁。

1983年,央视春晚拉开了序幕。中戏表演系的一个观察生活练习《买花生仁的姑娘》被搬上了春晚舞台。同年舞台上被称作小品或者喜剧小品的还有王景愚的《吃鸡》,以及严顺开的《逛厂甸》《弹钢琴》《阿Q的独白》。尽管早期定义稍显混乱,但小品,作为一种为中国特产晚会量身定制的节目形态还是赢得了一席之地,并逐渐成长为春晚这道大餐的主菜。

提起杨蕾这个名字,我想大多数00后一定是陌生的,90后说不定知道她的也不多,不过相信许多90后之前的人对她一定不陌生,杨蕾可是90年代的春晚的常客,杨蕾最开始是与郭达搭档,两人合作了两届春晚和一届元宵晚会。《产房门前》就是他俩在1987年首次在春晚合作的小品。之后杨蕾先后与赵本山、黄宏、郭冬临等春晚小品“男神级”演员们都有合作。如跟赵本山在1991年合作的《小九老乐》,并且获得了当年语言类节目的一等奖。

他紧张地把自己关在酒店两天,不敢出门。门外的北京是完全陌生的世界。

去年,小品王赵本山多年来首次缺席央视春晚,今年甚至宣布退出小品界,而连续24年登台的黄宏今年也没有露面。与之对应的是,以贺岁舞台剧打开局面的戏剧团体开心麻花连续两年登场,代际更替的讯息越来越清晰。本报记者耗时两个多月独家采访了赵本山、陈佩斯、黄宏、王景愚、蔡明、潘长江、巩汉林、沈腾等春晚小品熟脸,以及黄一鹤、赵连甲、何庆魁、束焕等幕后功臣。他们记忆中春晚小品30年的点滴,也折射着30年来的社会变迁。

杨蕾是陕北人,所以在舞台上风格独树一帜,识别度高,从1987年到2004年,杨蕾一共上了八次春晚,但是2004年之后杨蕾就销声匿迹,很少出现在舞台上了,可那会儿杨蕾也是春晚的红人儿,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虽然杨蕾在春晚舞台上顺风顺水,但是她的感情却让人唏嘘不已。杨蕾的老公是戴志诚,曾经是姜昆的黄金搭档,杨蕾34岁嫁给戴志诚,比戴志诚要大三岁,结婚之前和结婚之初两人的生活一直算是幸福甜蜜。两人1990年相识,经过7年的爱情长跑,于1997年结婚,2004年戴志诚提出离婚,虽然婚后二人还被夸是圈内的模范夫妻,但是最终还是敌不过七年之痒,至于离婚原因,对外称是性格不和。

入夜,他问前台小姑娘有没有可口可乐。

溯源 戏剧院校的教学训练

杨蕾的典型的陕北性格,为人热情开朗,而作为丈夫的戴志诚虽然在舞台上能言会道,但是回到家却十分沉闷。但是两人离婚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吗?之前就有媒体曝出戴志诚与侯耀文前妻袁茵好上之后就抛弃了杨蕾,但这个说法一直都是外界猜测,直到一个访谈节目中杨蕾提到了这段经历,似乎证实了这个说法。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离婚后的杨蕾暴瘦30斤,脸上也长了黑斑,除此之外刚开始几乎夜夜难眠,后来杨蕾在家人、朋友的支持与帮助下逐渐走出了离婚的阴霾。

四个字小姑娘都会写,但连在一起不知道什么意思。

小品,作为央视春晚上最受欢迎的语言类节目形式,三十年来为观众带去了许多欢笑,也让一批明星家喻户晓。追根溯源,小品最早来源于艺术院校教学所进行的训练用的戏剧小品。

2014年,杨蕾尝试重返舞台,2015年在央视元宵晚会上我们又看到了杨蕾,她与尚大庆、田昊合作小品《卖画》,之后与在《欢乐喜剧人》总决赛上是潘长江的助演嘉宾,并在江苏台的春晚上合作了《谈啥别谈钱》。虽然复出对于杨蕾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当杨蕾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中时,已经没多少人记得她了。

几周后,他穿上洋装走上春晚舞台,唱了那首《我的中国心》。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在《演员的自我修养》中提及戏剧小品的概念,将其定位为培养演员的心理技巧和想象力的训练手段。据中央戏剧学院戏文系副教授胡薇介绍,以戏文系教学中的写作训练为例,学生要先从散文入手,逐渐过渡到简单事件小品及复杂事件小品,之后进行几轮的短剧练习,最后才进入到毕业大戏的创作。除了戏剧领域,音乐、美术等其他艺术门类也有小品的身影,比如器乐小品速写小品等等,许多艺术大师都有过不少这样的练手之作。小品虽小,却是五脏俱全。一部大戏所该有的起承转合它都有,只是缩小了格局,精简其过程,浓缩出精华。小品本身也并不意味着粗糙和浅薄,因为以小见大是每一个好的小品必备的特征。

如今已经54岁的杨蕾依然是孤身一人,希望重返舞台的她以后的事业能够越来越好,也希望她可以找到那个真正爱她的人!

电视机前的胡耀邦感动得通宵未眠,带领全家人连夜学歌,天一亮就让秘书询问录播带。

对于系统的艺术教育而言,小品是学习创作的必经之途,但教学所用的戏剧小品与春晚小品却有着本质的不同。胡薇称教学小品只是艺术教学过程中的一个训练阶段而非终点,只要能自圆其说,对内容、题材,悲剧或是喜剧,大众还是小众,没有限制。春晚小品则不同,它生来就是一个可以直面大众的成熟作品,甚至由于春晚平台的特殊性,它所受到的关注与其影响力可能要远远超过任何一部大戏。

那晚张明敏一口气唱了4首歌,有3首都是观众点的。

成形 电视媒介塑造小品形式

那个年代的春晚观众点什么,演员就唱什么。整个会场最核心区域是点播台。

1984年春晚的《吃面条》,让中国观众知道了什么是小品。在那之前,是哑剧。王景愚的《吃鸡》,就被称之为哑剧小品。哑剧是从国外传过来的,有规律性和套路可循。陈佩斯说:但当时我们的小品,还没有完整地在舞台上出现过,也没有现成的模式,都要自己摸索着来。戏剧在过去都是整台大戏,属于单独完整的艺术形式,可是用一个十几分钟的东西把它切分出来,穿插在晚会节目里,这种形式是我们近代没有的。不过近些年,陈佩斯在一些古代戏剧资料里发现,最早的小品形式从汉唐时期就有,比如唐宋的参军戏,只是到了近代,因为某种原因被淹没了。

那里也是最危险区域,因为担心电话太多线路过热,黄一鹤安排工作人员准备灭火器,严阵以待。

早期的小品演员,随便拿一个题目,就可以演上十来分钟,即兴的内容比较多。包袱也不会卡得特别紧,后来慢慢地小品就规范化了,因为它借助了电视这个媒介,就有了各种技术上的限制,镜头、时长啊,也就有了小品编剧。早期春晚编导组成员赵连甲称:如果你留心观察早年春晚的报幕名单,小品相声等语言类节目都没有作者或者编剧的署名。因为那时的节目是集体讨论出来的,最后分工,谁写谁排,没署名一说。

黄一鹤是春晚奠基人,整个八十年代一口气执导了五届春晚,统治着那些年除夕夜的笑声与掌声。

任何样式的艺术都是生于民间、兴于民间的。电视普及在民间、小品落户电视,就兴于民间。何庆魁认为电视让小品走向繁荣,各地小品带有明显的地方风格,如北京人艺风格的京味小品,带有相声曲艺风格的天津小品;黑色幽默风格的南方小品,以及从二人转拉场戏转化的东北小品等。这些小品在登上电视特别是春晚后,也一定程度上普及了地方文化,比如东北方言。

彼时的春晚。尚未上升到家国天下的高度,不过是忙碌了一年,大家轻轻松松玩一个晚上。

发展 从戏剧出发,又回归戏剧

一台春晚,李谷一能返场九次,姜昆即当主持还能穿插说三段相声。

早期登上央视春晚演出小品的王景愚、陈佩斯等人,作品带着显著的戏剧小品转型而来的痕迹,风格从戏剧小品出发,渐渐向晚会气质走近,胡薇特别提及陈佩斯、朱时茂这对黄金搭档,他们的《吃面条》《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等作品,人物关系的变化和层次很清晰,重视对角色心理层面的展示,运用了角色的倒错与置换、人物内心与表面的差异、意识与潜意识的矛盾等喜剧创作技法,再加上两人的精彩演绎,让人物形象深入人心。

那个年代,笑点都低,但笑声真诚,所有的欢喜都如火焰般炙热。

陈佩斯日后告别春晚,专注于戏剧舞台,进一步发展陈氏喜剧风格。他的作品重视戏剧性的营造,相较当下泛滥的挠痒痒抖机灵式的喜剧,显得更老派和扎实。《中华艺术通史》中曾对陈佩斯的小品有过这样的一段文字描述,大致内容是陈佩斯的小品有悲剧的味道,这也是为什么他的小品比较高级,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原因。对于这样的评价,陈佩斯表示认可:掌握喜剧的方法,就是要抓住故事的悲情内核,并把它延伸变成喜剧因素,用不同结构编织成不同作品。如果没有悲的内核,喜剧就如同一盘散沙。

1987年春晚,费翔登台,唱了两首情绪完全不同的歌。《故乡的云》悠远伤怀,《冬天里的一把火》放肆狂热。

在胡薇看来,以赵本山、潘长江、巩汉林等人为代表的小品,从东北二人转生发而来,借助语言的魅力,令现场效果十足。这类小品比较依赖于演员本身的特征。赵本山有多年的底层经验,对观众的接受心理把握准确。他们以调侃、变形的方式演出对现实生活的关注,这种接地气的平民性很受观众欢迎。

一个高大、英俊、有着蓝色瞳孔的美男子,足以颠覆一个时代的灰暗审美。

这几年,宋丹丹、赵本山、黄宏等老人相继退出春晚。2011年开心麻花登台,这让胡薇感受到晚会小品开始向戏剧小品回归的一种趋向。十年前,麻花首创贺岁舞台剧概念,以智慧盘点年度事件+精彩动人故事+幽默表演风格的风格,在戏剧圈独树一帜。十年间,麻花已累积了超过20部舞台剧作品,成为了北京城里人气最旺的戏剧团体之一。只要在剧场看过麻花演出的观众,就一定难以忘记台上台下热烈欢乐的气氛。麻花式喜剧这种重视即时的剧场效果特点,也是他们与春晚小品舞台天生绝配的原因。

那一年,他出品专辑《跨越四海的歌》,里面的歌都没名气,但全国音像店却排起长龙,好长时间内,店前只有两块牌子:费翔有货、费翔无货。

1983

执导完1990年春晚后,黄一鹤谢幕,春晚导演换成了郎昆和大胡子赵安。

第一届春晚首开小品先河,严顺开、王景愚登场

在黄一鹤最后一届春晚中,辽宁开原农民赵本山略带紧张地登台。

1984

其实前一年,他就收到了春晚邀约,并去哈尔滨分会场录好了节目带。

陈佩斯、朱时茂联手登场

除夕夜,他通知了开原所有亲朋,但直到片尾字幕播出,也没见到他的节目。有朋友笑他是大忽悠,一不小心就触碰了未来。

1987

那个年代,赵本山还只是赵老蔫,还不是大忽悠。

郭达、赵丽蓉登场;首创动物小品

真正的大忽悠在台下,名叫张宝胜。

1989

这位号称能耳朵识字和空瓶取药的江湖奇人,相关传说覆盖整个八十年代,进入九十年代仍余威不减。

黄宏开始连续24年上春晚,宋丹丹亮相

从1990年到1998年,张宝胜受邀在台下连坐八年,据说这样大师才能给面子,不发功弄碎晚会的灯泡。

1990

那个蠢萌的时代终究一去不返。

赵本山、巩汉林亮相

1998年泰坦尼克和互联网一起走红中国,信息化浪潮汹涌。一年后的春晚上,赵丽蓉用拼音唱了那首《我心依旧》。

1991

下台后,巩汉林躲进洗手间哭了。六天前,他们得知了老太太已是肺癌晚期。

蔡明登场

1999年,是一条伤感的分割线,上个世纪所有的悲欢,都要在这里有个了断。

1992

那年春天,陈佩斯和朱时茂状告央视下属公司侵权。最终,法院判决央视登报道歉,并赔偿二人经济损失333293元。

潘长江亮相,巩汉林、赵丽蓉成搭档;观众票选开始

赔偿金拿到手遥遥无期,比这更漫长的,是封杀的时限。

1993

那年五一,陈佩斯开着破旧的桑塔纳,被媳妇骗到北京延庆。媳妇告诉他:开荒种树,从头再来。

郭冬临登场,郭达、蔡明成搭档

山岭上泥土湿润,风轻且自在。

1995

喜剧之王拱手作揖,四野再无喧闹的掌声。

赵本山带范伟登场

1998

1998年,赵本山、高秀敏、范伟的组合完成首秀,演了小品《拜年》。

赵本山、范伟、高秀敏形成铁三角

棉裤臃肿的赵本山,对着乡长三胖子矜持地说:正是陛下。

1999

铁三角背后的男人叫何庆魁。老何眉目严肃,可脑海中却装着全东北的段子。

赵本山开始与宋丹丹合作;赵丽蓉最后一个小品,次年去世;赵本山开始连续13年成小品王

铁三角仅试运行了一年就暂时停摆。

2004

1999年,赵本山拿到个本子《昨天今天明天》,他邀请宋丹丹搭档。黄宏很不高兴,叮嘱宋丹丹,那本子听说很烂。

高秀敏最后一个小品,次年去世

没有人能拦住白云黑土。在实话实说的温情鼓点中,两位东北老人向二十世纪挥手作别。

2006

结尾时略藏私心:我十分想见赵忠祥;倪萍就是我梦中情人,爱咋咋地!

首次出现南方小品,而且一上就是两个

2004年,倪萍再也当不了黑土的梦中情人了。

2010

45岁的她胖到连礼服都穿不下,同台主持的周涛、董卿、曹颖风华正茂,倪萍感到自己已经可有可无。她提前看到了未来,可以自己走,绝不让人扶。

再次出现南方小品

10年后,她再次回到央视,主持了一档名为《等着我》的节目。尽管已经衰老发福,一双大眼睛也不复当年清亮,但节目全国收视率仅次于《奔跑吧兄弟》。

2012

据说节目主要收视群体,集中于二三线城市和农村的一边看电视一边抹眼泪的大妈们。那是倪萍的绝对领域。

赵本山多年来首次未上春晚;开心麻花团队首次亮相

2004年,同倪萍一起离开的,还有白云十分想见的赵忠祥。

2013

赵忠祥温和的声音,贯穿了15届春晚,从未出错。然而2004年,在春晚舞台之外,外出觅食的北极熊掉入冰窟。

黄宏24年来首次未上春晚

那年卓伟还小,不然天知道都能爆出什么。

专题策划统筹/金秋 黄维嘉

2007年,当了3年副县长后,牛群从蒙城县灰头土脸地归来了。他追在冯巩后面,一路请客买单,但终究旧梦难圆。

众人之中,唯赵本山还念九十年代旧情,伸手拉了一把,将牛群拉成了牛策划,策划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小品火了,但牛群仍在失落的暗影内。

赵本山自己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两年前,高秀敏意外离世,范伟远走高飞,何庆魁伤心过度,透支了一生的才情和悲伤。

连宋丹丹也拒绝再上春晚后,东北王真的成了寡人。

2009年,赵本山在上海脑溢血住院,死里逃生后,他突然明白,相识满天下,到头来靠得住的还是自家人。

他开始运作自己的徒弟上春晚,后来发展成帝王选秀般本山带谁上春晚。

师傅垂青谁,就是改谁的命。

只可惜,带上台这些徒弟,脑袋一个比一个大,脖子一个比一个粗,但却如木偶般,无命可改。

新世纪第二个十年,春晚的魔力似乎在渐渐消散。

2011年,一个名叫任月丽的女孩成为最后一批魔力受益者,她更广为人知的名字叫西单女孩。

春晚没有给西单女孩插上《天使的翅膀》,她和别人成立了家牙膏公司,她主要工作是在各种商演中宣传自家牙膏。

和任月丽一起登上那年春晚的,还有王旭和刘刚。不过人们记住的只有旭日阳刚,哪怕两人早已不再合唱。

曾经光着膀子高唱《春天里》的打工两兄弟,年轻的刘刚已泯然众人,有限的新闻说他膨胀了,开豪车,小区鸣笛,暴打老太。

年长的王旭,则忙于赶场各家公司年会。依旧还是那首《春天里》。

2011年,赵本山带着徒弟们表演小品《同桌的你》。节目中有个梗:以下省略多少多少字。

小品王始料未及的是,他和他的徒弟们,将被省略多少多少年。

赵本山离开时,最欣喜的应该是黄宏,陪榜二十年的他,终于看到了拿个一等奖的可能。

赵本山离开后的第一年,黄宏演出小品《荆轲刺秦》。

这是个注定失败的故事。

那一年,连续举办了20年的我最喜爱的春晚节目评选正式取消,黄宏却登上了不少最不想看到的春晚面孔榜单。

2013年,黄宏从春晚下岗,专职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身体力行自己的台词:我不下岗谁下岗?

没有了陈小二,没有了赵老蔫,没有了牛群冯巩,没有了倪萍赵忠祥,时间洪流太急,我们被冲得太远,回望已一片模糊。

去年,姜昆和戴志诚说了一段相声,名叫《新虎口遐想》。

假装掉到老虎洞里的他,再也没有得到热心群众的帮助,他们都在忙着拍照,发微博,发朋友圈。

相声不好笑。姜昆们费力地想赶上这个时代,却不知道人们只是想念记忆中的他们。

两个多月前,一个深夜,赵本山悄悄发了一条微博:大家有想念我的小品么?

第二天上午,微博删掉了。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换了人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平台观点,仅作思想参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