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指导员眼里没有“差兵”

满仓娘是个瞎子。满仓当兵时,她正患病在床,临走前她把满仓叫到床前摸了又摸,然后满仓一步三回头的当兵去了。

假如把战士比喻成树苗,那么带兵人就是园丁。战士能否在军营中茁壮成长、开花结果,带兵人至关重要。其实,我们的战士也和孩子一样,对军营充满好奇和热爱。园丁的作用不只是用剪刀把树苗剪整洁,还要用锄头把杂草锄干净,用阳光雨露让树苗茁壮成长。带兵人最该做的是引导战士们摆脱“小我”,追求“大我”,把“小算盘”放在军队发展的“大棋盘”里思考谋划。

图片 1

满仓出事那晚,风很大,地上有水的地方结着薄薄的冰。满仓抢修线路时,电线杆突然倒下来,压在他身上。在抬往医院的路上,满仓示意班长过来,用尽全身力气说道:不要让俺娘知道,不然她会受不了的。说罢头便歪了下来,去了。

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不会带兵的干部骨干。每名战士心里都鼓荡着建功军营的激情,就看带兵人有没有本事点燃。

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可曾知道,送子出门时,母亲久久伫立在门口的遥望和迟迟不肯收回的目光;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你可曾知道,母亲的牵挂熬灭多少灯火,又在多少辗转难眠中迎来黎明?请关注《解放军报》的报道——

满仓牺牲后不久,连队掀起了学习满仓字体的热潮。战士们比练庞中华的字帖还要投入的练着满仓的字。满仓家里有哪些人,几亩地,几头猪,战士们了解得很清楚,一封封书信飞向那个小山村,信首称的都是娘。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娘啊娘,百封家书读懂您!”

满仓娘收到每一封信都欢天喜地的请人念,念信的人一念完信,就紧咬嘴唇,眼睛一红赶紧找借口往外面跑,全村人都知道满仓其实早已经回来了,就在村口的东山坡上。满仓是被指导员和一位干事装在一个小匣子里带回来的。这一切只瞒着一个人满仓的娘。

图片 2

——母亲张金荣坚持19年用书信和日记激励儿子宋维顺建功军营

过年前,满仓来信说要回家和娘一起过春节。过年的气氛很浓很浓了,满仓又来信说,有任务,回不来了。同时寄回了一些照片、营养品。其实,那照片,只是个和满仓穿一样衣服的兵,满仓娘把照片贴在胸口,直唤满儿。

这位指导员眼里没有“差兵”

■李 振 郝欣欣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仇成梁

又是一年,满仓娘究竟收了多少信、药物和营养品,她也搞不清楚。

■胡瑞智 夏 昊

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讲述这位军人母亲的故事;我不知道怎样讲述才能不负主人公19年的坚持;我不知道你听了会不会触动心潮起伏的往事,以及往事中让你热泪滚滚的身影?

满仓已是超期服役的兵了。初冬的一天,满仓娘突然病情加重。黄昏时,她把满仓的姐姐唤到床头吩咐:我见不到满儿了,我死了,千万不要让满儿知道,他会伤心的,会影响他干大事业的说完,满仓娘干枯的手轻轻地抚摩着那一沓厚厚的、盖着红色三角邮戳的信,忽然停住不动了。

图片 3

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可曾知道,送子出门时,母亲久久伫立在门口的遥望和迟迟不肯收回的目光;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你可曾知道,母亲的牵挂熬灭多少灯火,又在多少辗转难眠中迎来黎明?

满仓娘去世的消息传到连队,她那群儿子全都哭开了。

图片 4

——题 记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图片 5

陆军第80集团军某旅三级军士长宋维顺入伍19年来,母亲张金荣写了10多万字的书信、20多万字的教子日记,叮嘱儿子在部队好好干,当个好兵!

第83集团军某旅导弹三营二连官兵训练。该连指导员胡楷振常说一句话:战士千千万,不可能人人都优秀。带兵人就是要点燃战士的梦想,激发他们的热情,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下去。雷
虎摄

母亲的嘱托催儿奋进。宋维顺扎根军营,成长为一名优秀的装甲技师,多次被评为“军事训练标兵”“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教练员”“优秀士官”,四次带出“先进班”、三次带出“先进排”,并荣立二等功一次。

没有哪个战士不犯错误,战士犯错是指导员存在的理由之一

说起母亲时,宋维顺眼含泪花,他说,母亲的叮嘱时常萦绕在心头,回响在耳边——

张伟宝下连第一件事,就是跟指导员胡楷振请病假:“新兵连训练时,我不小心扭伤了脚踝,一个月了还没有痊愈,现在仍隐隐作痛……”

“胖儿,不管遇到什么坎,咬咬牙就过去了,一定要当个合格的军人!”

战士泡病号,是很多带兵人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头疼实在是因为这种现象“很常见,却没办法根治”。胡楷振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妙招:无言的批评。

宋维顺说,他是家中独子,父母都叫他“胖儿”。1999年12月14日他从辽宁省阜新市彰武县五峰镇东南段村入伍。离家那天,母亲眼含热泪攥着他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对他说“胖儿,你是我们家第一个军人,到部队好好干!”

在张伟宝下连后,胡楷振也做了一件事——把房间里的单人床换成了高低床。张伟宝下连的第一站,不是班排宿舍而是指导员房间。胡楷振答应要张伟宝时就打定主意,要和这个爱冒泡的新兵同吃、同住、同娱乐、同训练……

到部队不久,给家里写信时,宋维顺把对部队生活的不适应一股脑儿地在信里说了。不久,母亲来信了,宋维顺说,他清楚地记得母亲给他写第一封信的时间,1999年12月30日。父亲后来告诉他,那封信是母亲步行10多里路到镇上寄的。看到信封上熟悉的字体,宋维顺像受了委屈一般,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母亲在给儿子的第一封信中写道:“胖儿,你离家已半个月了,今天盼到了你的来信,全家人好高兴……训练很累,我儿要坚持住,要有吃苦精神,不管遇到什么坎,咬咬牙就过去了,一定要当个合格的军人!”

第一次训练,活动还没展开,张伟宝就下来了。在全连官兵面前,胡楷振没等张伟宝张口,就替他解释:“看你走路慢慢腾腾,是不是脚踝又疼了?下去休息吧!”张伟宝低头说:“有点疼,我慢慢活动活动。”

宋维顺边看信边哭,班里战友都以为他家里出了什么事。班长说:“维顺啊,你看妈妈信里说得多好,不要辜负妈妈的希望啊!”

第二次训练,刚开始热身,张伟宝又下来了。胡楷振上去摸了一下张伟宝的头说:“你的体温好像有点高,是不是昨晚睡觉不小心着凉了?”张伟宝跑开了:“指导员我没事!我感冒很快会好的!”

远在千里之外的母亲似乎时时都在看着儿子,担心儿子受不了、扛不下来,新兵连时,张金荣接连给儿子写了5封信,每封信都给儿子鼓气。最后一封信,张金荣这样对儿子说:“胖儿,中国有句古话‘好男儿志在四方’,闯就闯出个好模样,你要做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刻苦锻炼自己的各方面素质,有辛勤的付出,就有更大的收获……”

在下连的第一周,张伟宝连续5天训练基本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请假了。胡楷振居然一句批评都没有,而且变着花样为他解释。

入伍后的第一个春节,张金荣怕儿子想家,写信安慰儿子:“胖儿,你担负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重任,不能和家人团聚,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团聚,妈为你感到高兴和自豪。既然你选择了当兵,就要走好这条路,做一名合格的军人。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干,以优异的成绩回报家乡的父老。”

刚开始,张伟宝挺受用,可后面次数多了,他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内心的惭愧,让张伟宝的眼神开始躲着指导员。这时候,胡楷振的心真正放了下来。

母亲的字字叮咛,句句嘱托,坚定了宋维顺当一个好兵的信念。新兵连结束时,宋维顺5000米跑了全连第一,战术考核获得第二名,综合成绩总分第一名,被表彰为
“全优新兵”。

三周过去了,看到一起下连的战友已经适应了连队的训练节奏,张伟宝坐不住了:总得有个当兵的样子,不然连指导员都会把我看扁的!

“胖儿,当兵,就要干好当兵的事。家里千难万难,有爸妈扛着!”

再后来,战友们惊讶地发现,张伟宝在训练中不知不觉变得积极了。

张金荣每次给儿子写信,结尾都会有一句话“家里一切都好,我儿不要挂念,在部队好好干!”宋维顺哪里知道,封封家书报平安的背后,是母亲一次次的“谎言”。

有一天,张伟宝主动找到指导员说:“您每次替我解围,其实我都很愧疚,比直接批评我还难受。脚踝疼,影响我跑步,我就得练上肢;感冒了,今天练不了,我就得另找时间加练。”

有一次,宋维顺给家里打电话,母亲说“家里挺好的”。宋维顺哪知道,母亲接电话时,遇车祸受伤的父亲正躺在电话旁边的床上打点滴。后来他休假时才得知实情,父亲被摩托车撞伤,本来是在医院住着,因为家里没人照料牲口和田地,只好提前出院,在家里打点滴。当时,奶奶劝母亲说“胖儿爸出车祸不是小事,告诉胖儿吧”。母亲不同意,说对胖儿说了能咋地?军人能说回来就回来吗?和他说了还让他担心。

“让战士自己说出犯错误的原因,就等于帮助战士找到不再犯错的办法。”胡楷振说,“战士偷懒N次,我替他找N+1次理由。我就是要通过对战士的反复宽容,在不伤害战士自尊的前提下,让战士慢慢认识到错误,并且自己纠正。”

等宋维顺回家休假时,母亲才和他说起父亲出车祸的事。他埋怨母亲没早告诉他,母亲说:“胖儿,告诉你能怎样,你能回来吗?当兵,就要干好当兵的事。家里千难万难,有爸妈扛着!”

连队“精武标兵”黄中能性格要强,参加上级比武多次夺得桂冠,经常受到机关、连队的表扬。

东北冬天冷,烧炕需要很多秸秆。秋收以后,宋维顺的父母就会赶驴车去田里拉秸秆,老两口搬运秸秆很吃力。邻居见了都说,怎么不叫儿子休假回来帮帮呀!母亲说,儿子当兵,怎么能说休假就休假,我们老两口慢慢搬吧。12亩地的秸秆,有壮劳力的人家一两天就运完了,而病弱的父母常常要花一个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

然而,在一次团体课目比武竞赛中,他所带领的战斗班组,因配合不够默契,失误频频。要强的他与班内成员屡次争执,最后全连竟无人愿意与他配合组班。

家里的这些难处,母亲从来不在信里说。宋维顺说,他每次休假的日子,就是母亲最开心的日子。记得第一次休假,他到家门口时,母亲见到他以为是做梦,抱住他左看右看。他归队的那天,母亲追着车子跑了很远。

胡楷振没有发表意见,而是把黄中能带到训练场,观摩其他班组的战术训练。黄中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回到班里向大伙道歉。随后,他带领大伙取得了优异成绩。

宋维顺说,母亲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地记着他每次休假和归队时间。有一次,母亲给他念叨:“第一次休假是2002年7月6日,归队时间是7月27日;第二次是2004年3月7日,归队时间是4月2日……”念到这里,母亲停顿了一下,盯着日记本对宋维顺说:“胖儿,你当兵19年,探家16次,在家过了2个春节……”

“没有哪个战士不犯错误,战士犯错是指导员存在的理由之一。”胡楷振在日记中写道,“很多时候,战士做了错事,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为什么错、怎么改。所以,战士犯错有时不如叫‘试错’——尝试是否正确,他们就是在不断地试错与改错中进步的。”

听到这里,宋维顺鼻子一酸,眼泪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

没有哪个战士爱当“差兵”,关键是看带兵人如何去带

“胖儿,妈看新闻了,军人会越来越好,你走到今天不容易,要珍惜身上的军装,在部队好好干,加倍努力。”

“差兵”是怎么形成的?

新兵连结束时,宋维顺得了连嘉奖,这是他入伍后获得的第一个奖励,当写信告诉母亲时,母亲高兴地掉下了眼泪。后来,母亲在给儿子的信中,这样描述家中得知宋维顺获奖后的喜悦:“胖儿,听说你得了嘉奖,我和你爸都高兴得不得了,你爷爷奶奶也来了,一大家人在一起庆祝。我做了六个菜,还把家里养了几年的那只公鸡杀了,你爸喝多了,一个劲说我儿得奖了!我儿得奖了!”

当一名战士反复遭遇失败打击后,他就成了一名“差兵”。

宋维顺说,他没想到自己得个嘉奖,一家人那么高兴,母亲居然会掉泪!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而让一名“差兵”变好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不断地享受到成功的喜悦。

2000年5月,宋维顺把自己去教导队的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在信中叮嘱:“胖儿,你要记住‘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要多学别人的长处补自己的短处,把各方面锻炼好,以优异的成绩回报队领导和老连队的人,回去时让领导和战友觉得没有送错人。”

这是胡楷振带兵多年来总结出的经验。

当兵第一年,宋维顺没被评为优秀士兵,心里闷得慌,在信里和母亲说了。母亲接到信后,担心儿子想不开,在信里开导他:“没有评为优秀士兵,我儿肯定很难过,爸妈能理解我儿心情。不要有过多顾虑,不要有思想负担,过去的一年就让他过去吧,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人生的路是漫长的,望儿不负众望和嘱托,努力拼搏进取。”

“我看好你,好好干!”一次连队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中,胡楷振一个劲地夸张伟宝:“大家都要向张伟宝学习,上次考核成绩还在25分外,这次考核已经进入24分50,不要小看这10秒,如果每次都能进步10秒,那年底的训练标兵肯定有戏!接下来,就看你敢不敢挑战自己了,张伟宝你站起来给大家讲讲,下一次你的目标是什么?”

2001年年底,宋维顺以民主评议最高票选取了士官。母亲听说后很高兴,来信再三叮嘱:“胖儿,你转士官了,这是新起点,你要继续努力,不要骄傲,前方的路还很长……”

被表扬得不好意思的张伟宝,“噌”地一下站起来说:“我下一次,肯定不考倒数第一啦!”

宋维顺被抽去带新兵,母亲在信中又是反复嘱托:“新战友和我儿刚到部队时一样,难免想家,有什么事多开导他们,多帮助和照顾好他们,要给他们做一个好榜样,对得起培养你的领导和关心你的人。”新训结束时,宋维顺带的新兵班被评为“新训先进班”,本人被评为“优秀新训班长”。

人人都渴望被尊重,渴望被理解。“我们当指导员的,有时就要拿放大镜去找他的优点。训练成绩差的战士,在战士们眼里,往往可能是一差百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能够发现他们的优点,并给予鼓励和表扬,他就能够重新找回信心。”胡楷振说,“差兵”心态问题一旦解决了,训练成绩自然也就上来了,“一条虫”就能变成“一条龙”了。

2004年初,宋维顺光荣地加入党组织,成了家里第一个共产党员。母亲接到信后,一路小跑到爷爷奶奶家报喜。儿子入党了,母亲既高兴又不放心,她写信提醒儿子:“你现在身份不同了,是党员了,不要说错话,要多干事,干好事,为家里人争光!”

当然,表扬只是第一步。胡楷振还帮助张伟宝制订了一个切实可行的、跳起来够得着的目标。比如,从倒数第一名进步到倒数第二名。目标达成,胡楷振再一次给予表扬鼓励,让张伟宝尝到成功的快乐。

2015年,宋维顺四级军士长服役期满,走还是留,他有些犹豫。宋维顺写信征求母亲意见。母亲在信中鼓励他:“胖儿,你长大了,有些意见要自己拿,你想想,自己还热不热爱部队,还喜不喜欢军装。路怎样走,你自己选择,妈就和你说一句:不管你怎样决定,妈都支持你!”

心理学讲,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心理暗示的,你想自己成为什么样,自己就会成为什么样,当一个目标实现了,他就会觉得“自己行,我可以”。

母亲的话坚定了宋维顺留在军营的决心,他瞄准晋升高级士官的标准一项项地努力。功夫不负拼搏人,年底,集团军晋升9名高级士官,宋维顺是其中之一。

胡楷振趁热打铁,紧接着为张伟宝制订下一个目标。这样几轮下来,张伟宝看到了自身的潜能,训练成绩突飞猛进,年底还真达到了连队精武标兵的水平。

去年11月2日,很长时间没给儿子写信的张金荣,又给儿子写了一封长信。她在信中说:“胖儿,你当18年兵了,18年来的点点滴滴,妈都给你记着。妈看新闻了,军人会越来越好,你走到今天不容易,要珍惜身上的军装,在部队好好干,加倍努力,不辜负领导对你的培养和帮助。儿子,千万不能骄傲啊……”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张伟宝在年终总结中写道,“我曾经是人见人厌的‘冒泡大王’,是指导员的宽容让我重拾信心。这是我下连后收获的最大的一笔财富,相信以后的我还将从中源源不断汲取力量。谢谢指导员——是他让我相信,那句‘不抛弃、不放弃’,原来不仅仅是电视剧里的漂亮台词……”

宋维顺说,他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如果有,就是为有这样的母亲感到骄傲!

哪个孩子爱当“差生”?谁不想得到别人认可?胡楷振坦言,在连队训练成绩不好的战士最痛苦——战友瞧不起,班长骨干批评他,甚至有的干部也常给脸色看,他们心里往往很自卑压抑。“别看他们表面上装得满不在乎,其实心里比谁都难过”。

宋维顺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穿上军装离家时,母亲那句“到部队好好干”的含泪叮嘱;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不适应军营生活时,母亲那句“儿子,你要坚持住”的反复提醒……

胡楷振常常鼓励那些“差兵”: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首先你得看得起自己。人的一生,谁不冒个泡、犯点错?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很落后,但只要你不服输,你仍然是好兵。哀莫大于心死,你心都死了,什么人来也救不了你。只要你自己想当好兵,就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宋维顺说,19年来,母亲给他写的每一封信都留有底稿。母亲说,想儿子时,就看看自己写的信,看看儿子的回信。19年里,张金荣为儿子写了上百封信,记了厚厚的5本日记!

带兵人的一言一行,或许会影响战士的一生一世

“我拿什么回报母亲一天天渐渐佝偻的身影?我拿什么回报母亲一根根脱落的白发?我拿什么回报母亲一次次‘平安谎言’背后的泪水?”

前不久,胡楷振的邮箱收到了一封长信,是他带过的一个战士发来的。

采访结束时,宋维顺喃喃自语,像对记者说,又像在问自己。

自从那位战士退伍后,两人便很少再联系。那位战士在信里提到一件事:自己当年因为身体素质差被淘汰下来,别的连队都不愿接收,是胡楷振接收的他。

(题图照片由作者提供,合成:刘 康)

那时,他内心别提有多绝望、沮丧了,再也没了训练劲头,成绩更是每况愈下,甚至还考虑过“自我了结”。

采访感言——

下连后,有一次他的心得体会写得不错,胡楷振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加油,我相信你,你可以!

读懂母亲

在那封信里,战士告诉胡楷振:“指导员,您不知道这9个字,让当时的我多么感动,内心产生出多大的力量,我忽然觉得你没放弃我,说明我还有希望。”

■仇成梁

从那以后,这名战士积极调整心态,训练成绩“噌噌”蹿了上去。退伍后,他继续完成大学学业,通过了地方公务员考试,现在已经是一名人民警察。

儿行千里母担忧。

带了8年的兵,干的时间越久,胡楷振反而越感到“后怕”——战士父母把孩子交给部队,希望部队这所大学校把孩子培养成才。一个连有多少战士,就关系到多少年轻人的前程,就关系到多少个家庭的幸福。

“想儿好,盼儿好”是天下母亲共同的心声。离家远行,天下母亲无不盼儿平安归来;羽丰高飞,天下母亲无不望儿成长成才。

“带兵人的一言一行,或许会影响战士的一生一世。培养一个好兵,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而让一个战士失去自信,可能就是一句话。”胡楷振说,带兵人不当和失误的教育引导会成为一把“软刀子”,表面上看不出结果,却会在不知不觉中留下难以抹去的痕迹。

自从穿上军装,母亲的心就一直走在牵挂的路上,多少碎念在心头,多少唠叨在耳边。那出门时的字字叮咛,那一路上的句句嘱托,母亲的声声呼唤中,含着多少疼爱、含着多少期望、含着多少梦想!

“一想到这儿,我就感到责任重大,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胡楷振经常这样提醒自己:多站在战士的立场上考虑,多关注战士的感受。

张金荣,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农家妇女,在儿子当兵的19年里,百封家书报平安,千言万语催儿行,从含泪的谎言里,我们读到一位军人母亲望儿成长的至高期望;从反复的叮嘱里,我们读到一位军人母亲盼儿成才的家国情怀!

有一次,胡楷振到广州出差。打出租车的时候,司机听说他是当兵的,就和他攀谈起来。说着说着,这位当过兵的司机突然冒出来一句:“当兵那会儿,我最烦的就是我的指导员,当时指导员看我不顺眼,经常批评我,让我一点自信都没有。”

正在路上的你我,该怎样读懂母亲?

司机的话虽然有失偏颇,但可见当年那位指导员的态度对眼前这位退伍老兵的影响。

读懂母亲,就要直视前行的路,叩问出发的心。在母亲的声声叮咛中,坚定信念,坚定方向,坚定不移地朝着目标奋勇前进!

“指导员们带过的兵无数,或许早就忘了这一切,但对于每一个兵来说,可能是他一生忘不了的痛。”这件事对胡楷振的触动很大,回部队后胡楷振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绝不能给战士贴负面标签。

读懂母亲,就要不畏困难挫折,不惧风雨考验。没有一直平坦的路,没有始终晴朗的天,踏平坎坷通坦途,风雨之后现彩虹,坚守奋发向上的精神,坚持坚韧不拔的毅力,坚定敢打必胜的信心!

胡楷振也不是不批评战士,有时批评还挺“狠”。他相信自己的一个判断:批评可以“狠”,但前提是战士信任你,知道你是为他好。

读懂母亲,就要在失败中微笑,在胜利中沉思。失败中,不低下高昂的头;胜利时,不变色刚毅的脸!不断迈步,才能不断缩短与梦想的距离!

在日记中,胡楷振写道:“指导员怎么看战士,战士便会怎么看指导员,互相看不顺眼,官兵关系就好不到哪里去。我们与战士相处,要学会用赏识的眼光,捕捉他们的优点,发现他们的可爱,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慢慢地,战士才会喜欢你,才肯和你以心交心,以情换情。”

读懂母亲,就要读懂母亲的心。奋斗的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胡楷振把这个方法用到带兵实践中,一段时间后发现,以往不少“刺头兵”竟然肯过来找他聊天,一些训练后进战士也愿意在他面前展现才华了。

如今,每逢机关让各单位上报重点关注人员,胡楷振总是说:“我的单位没有!”

他常说,战士千千万,不可能人人都优秀。带兵人就是要点燃战士的梦想,激发他们的热情,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下去。

没有带不好的兵

■秦义平

假如把战士比喻成树苗,那么带兵人就是园丁。战士能否在军营中茁壮成长、开花结果,带兵人至关重要。

如果给新生代士兵画像,轮廓大致离不开这几个线条——

走进军营,他们大多都怀着英雄的梦想,渴望在军营成就出彩人生。与此同时,他们把入伍动机锁定为一个个具体而明确的目标:考军校、选士官、学技术,等等。

他们有激情、不服输,知道军旅路上注定与苦累和纪律相伴,相信“奋勇前进,终能到底”。然而,他们的内心也十分脆弱,一旦受到挫折,很容易打退堂鼓,甚至连“再试一下”的勇气也失去了。

他们可塑性强,却不愿接受约束。他们个性张扬、崇尚自由,渴望冲破束缚,希望生活中多一些像电子游戏中的精彩,多一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

他们兴趣广泛、见多识广,却是实打实的“低头族”。他们能和网友侃侃而谈,却和战友相对无言。他们在游戏中“飞檐走壁”,干起活来却笨手笨脚……

鲁迅先生说:“即使是天才,生下来的第一声啼哭也绝不会是一首好诗。”带兵人应该以“花苞心态”看待每一名士兵,用爱心和耐心为他们的成长培土、浇水、施肥。

不管战士有什么样的缺点,带兵人都不能随意给他们贴上负面标签。在《好教育成就好孩子》一书中,作者房超平“费尽心思”为孩子犯错辩护。在房超平的眼中,天下从来没有“坏孩子”,只是不当的后天教育把孩子“教坏”了。

其实,我们的战士也和孩子一样,对军营充满好奇和热爱。园丁的作用不只是用剪刀把树苗剪整洁,还要用锄头把杂草锄干净,用阳光雨露让树苗茁壮成长。带兵人最该做的是引导战士们摆脱“小我”,追求“大我”,把“小算盘”放在军队发展的“大棋盘”里思考谋划。

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不会带兵的干部骨干。每名战士心里都鼓荡着建功军营的激情,就看带兵人有没有本事点燃。
责任编辑:杨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